EN
新闻中心
NEWS CENTER

军工大年,准备“上车”

  • 分类:行业视点
  • 作者:
  • 来源: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04-25
  • 访问量:3

【概要描述】

军工大年,准备“上车”

【概要描述】

  • 分类:行业视点
  • 作者:
  • 来源: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04-25
  • 访问量:3
详情

      伴随着中国崛起、改革推进,未来30年,中国将至少有四条非常明晰且宽广的时代发展的“主航道”(或“又湿又长的雪道”):军工、新一轮的产业革命(以物联网、智能制造等为主题)、城市群、大健康。

 

       2019年4月23日,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在青岛举行盛大的海上阅兵式,10多个国家派出舰艇参加阅兵,亚非欧美及大洋洲60余个国家的海军代表团参加。空前盛大的海上阅兵,在新中国历史上尚属首次。

 

 

      主流媒体聚焦“中国海军”,但这仅仅只是拉开了一场大幕。

 

       2019年至少还有两件大事发生:10月1日,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70周年,将有史无前例的国庆大阅兵;11月11日,空军建军70周年,纪念活动的规格预计将不亚于海军阅兵。

 

       2019年,可以说是“中国军事大年”。

 

       如果站在金融投资的视角,可以将2019年看作是“军工大年”。如何认识“军工大年”?军工产业发展的根本驱动力、催化剂分别是什么?

 

       笔者试图粗线条地作以勾勒和梳理。


“强军兴军”是中国崛起的“刚需”

 

       虽说未来充满了变数,但中国崛起或许是最具有明确预期的大概率事件。

 

       中国要崛起,要成为真正的世界头号强国,必须要具有足够的政治实力、经济实力、军事实力、工业实力以及科技实力。

 

       毛泽东有一句话“枪杆子里面出政权”。五大实力中,军事实力最“硬”。但目前却是中国的“最短板”。中国在国防军力,如航母、战机、军事信息化等方面,几乎落后美国两个时代,即便是与欧洲部分强国相比,也有很大差距。1996年的“台海危机”、2001年4月的“撞机事件”、2010年以来不断激化的“岛屿纷争”以及近年来的边界冲突,都在不断地警醒国人。中国要成为真正的世界强国,必须也只能依靠最强大、最过硬的军事实力,作“基础支撑”。

 

       就此而言,新时代“强军兴军”是中国崛起的“刚需”。这是国家战略,是国家意志。这是根本的核心驱动力。这是最高层次。军工产业投资的终极根本立足点显然在此。

 

       从现实需要来说,在过去30年,曾爆发局部战争1次(1979年2月对越自卫反击战)、台海危机(1996年)、军事对抗2次(1999年炸驻南使馆、2001年4月南海撞机)、钓鱼岛及南海诸岛纷争几十次等。

 

 

未来30年,台海危机、边界冲突、岛屿纷争、大国对抗等能否有效化解,仍存在极大的变数,上述部分最棘手的问题的解决可能仍需依靠武力。

 

 

       就此而言,外部纷争频发极有可能导致冲突升级,这是军工产业发展的外部推动力。

 

       从军队换装来说,中国海陆空及战略导弹部队都面临空前迫切的装备升级换代的需求。

 

       据权威统计资料分析:

1.目前中国空军仍以二代战机为主(占51%),美军则是三代和四代战机,假设未来10年我国各类型战机数量达到美军50%的水平,中国军用飞机总价值量为1.3万亿元人民币。

2.目前中国海军舰艇动力系统落后、吨位小、总功率低等问题,部分舰艇尽管数量远超美国,但主要是以小吨位的舰艇占多数,整体质量不高。并且与美国相比,中国水面舰艇实力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无法达到美国的水平。按照国防预算增速7%计算,未来十年,我国军舰市场总量平均约1.5万亿元人民币。

3.目前中国陆军装备技术水平与美国约有10年差距,装备数量明显少于美俄,尤其是在陆航直升机方面,坦克和装甲车绝大部分还是二代和二代半,预计整体陆军装备市场空间约达5000亿元人民币。

 

       战略导弹部队由于缺乏相关数据和资料暂时不表。单从陆海空三军来看,未来10年军队换装及升级带来的市场空间约为3.3万亿元(平均每年3300亿元)。

 

       就此而言,时不我待、刻不容缓的军队换装需求,这是军工产业发展的内生源动力。

 

       无论从长、中、短期来看,核心驱动力、外部推动力、内生源动力都积极推动军工产业的改革与发展,未来30年中国国防军工产业发展动力十足。

 

“改革”催化“军工大成长”

       过去几十年,中国军工产业是一个计划经济绝对主导的封闭市场,但近年来,中国军工产业正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比如,军改、军民融合、国企混改、资产证券化等。

 

军改主要思想为军委管总、战区主战、军种主建,重点包括总部机关和战区编制调整,作战部队师改旅及适应新时期的部队转型。军改目前已经完成。

 

       在军改的大背景下,军工科研院所改制将是大势所趋。研究院所被认为是最优质的军工资产。改制后的科研院所将实施市场化的运营方式,因此,有望激发整个军工行业的活力,实现国防建设和经济建设兼顾的目标。

 

       目前,军队科研院所改制已进入关键实施阶段。按时间表:2020年军工集团必须完成改制实施。2019年将迎来科研院所改制“小高峰”。

 

       从机遇来看,航天科技、航天科工和中国电科下属二级单位多数为科研院所,资源最丰富、资产最优质。上述三大集团旗下上市公司直接大股东绝大部分对应研究院所,资产注入逻辑最清晰。

 

       从军民融合的角度来看,国家大力推进军民融合战略,通过军转民和民参军来双向打通军工和非军制造业的制度壁垒,将强军战略和制造强国战略有机结合。

 

       军工国企改革是当前的热点。军工国企改革步伐有望在2019年加快。军工国企改革主要有三大方向:行业内战略重组,如中国船舶(南船)与中船重工(北船);自上而下深入改革,提升治理水平和经营效率;大力推进资产证券化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 当前,十二大军工集团中,中航工业(下属27家上市公司)资产证券化比率最高(达59%)。中国军工集团平均资产证券化比例在30%左右,与西方主要发达国家军工资产证券化平均80%的比率相差甚远。

 

 

      混改是国企改革的突破口,而军工混改又是国企混改的突破口。就当前进度来看,第四批混改名单已确定,将于近日公布,预计名单上有100多家企业,其中包括数家军工央企。

 

       概括来说,军队改革的核心还是要“聚焦打仗”,剥离与打仗关联不大的事业。军工改革的核心是要通过多种手段,释放体制机制的束缚,通过民间资本、市场化运营等多种手段的引入,激励企业提质增效。

 

       总体而言,笔者认为,“改革”将是军工产业快速成长的“导火索”,由改革“牵引”而出的“市场力量”才是中国军工产业未来几十年大发展的根本性、变革性力量。存在的风险就是:改革进度不及预期、改革效果存在不确定性。

 

       但,笔者对改革的进度和改革的效果充满了信心,因为我们实行的是民主集中制,我们能集中力量办大事,况且在国防军事这一权力高度集中的领域,我们的军队和军工的执行力是一流的。改革成功,其牵引的“市场力量”可以说是不可限量的。

 

       综上所述,笔者认为:2019年,对中国军工产业来说,是一个至为关键的时间节点,是“改革与成长”的突破点、临界点;对投资者来说,军工产业根本驱动力、外部拉动力及内在源动力都将长期存在,“改革”催化剂也即将发挥功效。无论是二级市场投资、还是一级市场投资,在“军工大年”都应做好中长期“价值投资”的准备,伏击优质标的,择时“上车”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 事前充分准备,至为关键!军工投资,如何投资,怎么上车,你准备好了吗?

扫二维码用手机看

中冀投资股份有限公司 Copyright ©  2019 All rights reserved     京ICP备19066530号  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  北京

中冀投资股份有限公司 Copyright ©  2019 All rights reserved

京ICP备19066530号  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  北京